什么是两国集团

文集库 名人风采 2020-05-23 19:09:30 0
 所谓“[1][2]”(G2),就是中美两国合作,共同主导世界事务。最早提出中美“G2”构想的是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登。他在去年夏天发表于《外交》杂志上的文章首次提出,并在第四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闭幕后召开媒体电话会议,宣传他的中美“G2”构想——如果美国要鼓励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就应该和中国分享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他建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应进一步升级为“领导世界经济秩序的两国集团格局”。随后,美国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也提出一个“新概念”,即“[1]”(Chimerica)。弗格森认为,现在中美已走入“共生时代”:美国是全球最大消费国,中国是世界最大储蓄国;双方合作方式是美国负责消费、中国负责生产。“中美国”论实际上是“两国集团”论的另一个版本。   不赞成“G2”提法的主要原因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要建成一个现代化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我们始终保持清醒;   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与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结盟;   中国主张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共同决定,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   华盛顿的G20金融峰会已经草草结束,美国的专家智囊们对这次会议的低效和布什政--府的几乎无所作为感到愤怒,所以他们直接向下届候任总统奥巴马建议,要求迅速召开中美两国集团的G2会议。中美两国集团的说法最早见于2006年,是美国著名经济学者唐纳德?斯特拉齐姆率先提出来的。斯特拉齐姆宣称,“全球经济关系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和中国”,并进而提出两国集团(G2)的概念。这一观点被当时刚上任不久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所接受,保尔森积极推动中美两国的双边会晤,被认为是布什政--府里面的著名亲华派。美国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登也是这一说法的支持者,他在中美战略经济第四轮对话会议闭幕后开始宣传G2构想:如果美国要鼓励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承担更多责任,就应该和中国分享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G20金融峰会闭幕后,美国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史学教授弗格森更是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直接将中美两国集团称之为“中美国(Chimerica)”关系,俨然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弗格森教授认为,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储蓄国中国是世界经济关系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他甚至提醒候任总统奥巴马:不要等到明年四月的G20峰会才行动,就职后第二天便赶快召开“中美国”的“G2峰会”吧!   由此可见,中美两国集团的说法,并非美国专家们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历了多年的酝酿后才在最近一段时间急不可耐地接连爆发。百草止水不禁疑惑,美国尽管遭遇金融危机,可仍旧是世界上最发达且唯一的超级大国,他的向来做派就是遏阻中国等潜在竞争对手的崛起,为何突然对中国如此亲近且把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要知道,中国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论政治、军事还是经济都无法和美国比肩,甚至在很多方面还落后于欧盟、日本、俄罗斯。就算美国的着眼点是在经济上,可中国只是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日本和德国的经济规模都在中国之上,而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其经济规模甚至超过美国,可为啥美国智囊们非要认为中美两国才是世界经济的中流砥柱?中国配吗?美国到底看中了中国什么?   美国专家提出的“中美国(Chimerica)”关系,显然不是看中了中国的经济实力,而是看中了其他的东西。弗格森教授称中国是最大储蓄国,中国是吗?中国居民银行储蓄总额为20万亿元人民币,日本的储蓄率很低,但储蓄总额高达310万亿日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22万亿元,比中国要高。美国的确是世界最大消费国,尽管国民储蓄只占GDP10%~12%,但绝对数仍至少有1.3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万亿元,比起中国来也不算太少。美国专家之所以说我们是最大储蓄国,不是指绝对储蓄额,而是储蓄率。但无论储蓄率还是储蓄绝对额,对中国都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中国绝大部分都是穷人,人均收入本来就低,高房价、高医疗费和低养老保险覆盖率又迫使国人把有限的钱存到银行,根本就不敢转化为拉动经济的日常消费实力。   事实上,美国专家对中国的青睐基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一个就是价格低廉的商品出口。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高达1.9万亿美元,位居第二的日本只有9777.23亿美元,比中国少接近1万亿。如此高的外汇储备,在当今金融危机肆虐全球的时候,无疑是最佳的救命稻草。所以自金融危机爆发后,美欧一改过去遏制和批评中国的腔调,纷纷赞扬和褒奖中国,称我们为拯救全球的大救星,并不忘捎带着要求中国拿出外汇投入西方金融世界。金融危机如此猛烈,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低价出口商品就变得弥足珍贵,设若中国商品的出口价格一再上抬,全球非得出现大规模的通货膨胀不可。经济衰退已经是个空前的灾难,如果再加上个通货膨胀,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所以,在这个敏感时期,中国才会显得格外重要。   现在看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中美两国已经互相绑架互相依赖,两者谁也离不开谁,要么一荣俱荣要么一损俱损,这的确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有趣的现象!所以,美国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们想通了,他们比中国政--府和专家们的合作共赢想得还要深远,不仅提出了两国集团和中美国(Chimerica)概念,还主动喊出两国共享世界的诱人口号。其实早在美国曾经的助理国务卿佐利克喊出中国是美国的利益攸关者的时候,美国的学界和政界的精英们便已经有了初步共识,只是他们还不想迅速点破,他们还想看看中国还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以便美国能够拿出其他的可能选择。但是,美国的金融危机来得太过迅猛了,美国实在招架不了了,才被迫集中而又突兀地亮出两国集团和中美国概念的底牌。   一个是强国另一个是弱国,一个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另一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两国形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共生体,对中国来说固然是个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但对一贯遏制和阻挠中国的美国来说就显得非常难堪。百草止水预计,虽然中美合作共生的认识已经在美国学界和政界越来越广泛,但持续已经很久的反华惯性很难在短期内终结。当奥巴马正式登台时,他在竞选时针对中国的不利承诺肯定会得到实施,如果中国应对得当就会迫使美国像往届总统那样最终改弦易辙,然后中美国时代才可能来临。当然,中国必须明白,中美国时代无论开始前还是开始后,中国都会注定处于弱势和被动状态,甚至会因为中国经济的不景气而提前夭折或终结,所以中国除了和美国打交道时如履薄冰小心应对外,大力发展经济是中国的唯一选择,而且后者也是激励美国采取两国集团战略的最主要理由。 所谓“两国集团”(G2),就是中美两国合作,共同主导世界事务。最早提出中美“G2”构想的是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登。他在去年 夏天发表于《外交》杂志上的文章首次提出,并在第四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闭幕后召开媒体电话会议,宣传他的中美“G2”构想——如果美国要鼓励中国在全球经 济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就应该和中国分享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他建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应进一步升级为“领导世界经济秩序的两国集团格局”。随后,美国 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也提出一个“新概念”,即“中美国”(Chimerica)。弗格森认为,现在中美已走入“共生时代”:美国是全球最大消费国,中 国是世界最大储蓄国;双方合作方式是美国负责消费、中国负责生产。“中美国”论实际上是“两国集团”论的另一个版本。 不赞成“G2”提法的主要原因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要建成一个现代化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我们始终保持清醒; 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与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结盟; 中国主张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共同决定,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网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信息传播作用,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5816929@qq.com。

上一篇 :师徒系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