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大肄业生”刘汉清:科学没有容易的路,人才应有基本的尊严

文集库 动态资讯 2020-05-23 13:33:56 0

学生的教育不应该像工厂加工零件,让他们都变得一模一样,而应该像基因突变,让他们各不相同。

往往天才,他们更多的时候,喜欢打破常规,成功者将会被世人敬仰,但是失败者却被遗忘在了角落。然而,对于敢于打破常规的天才,评判他们不应该以结果为导向,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保障他们基本的尊严。

曾经有这么一个天才,他上小学时,就因天资聪明跳过级,在初中时,常常是第一名,而且在其16岁,便以398.5分的优异成绩被哈尔滨工业大学热处理专业录取,可以说绝对是当时的天之骄子。如果循规蹈矩,不说前途不可限量,成为一名白领绝不成问题,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肄业回家,最后竟然还吃了低保。

离校时,看重他的一位女教授为其落泪,称其为最特殊的肄业生

他就是江苏泰州的刘汉清。

即便是放在如今,能够考入哈工大的学生,几乎都是优秀者,更何况是那个人才极为缺失的年代。在大学,刘汉清挂科留级,但是其钻研学术的精神,却得到了肯定,甚至校方的领导将他看作值得肯定的人才,给了很大的宽容度,联系了刘汉清研究领域的专业老师,为其授课。

可是,刘汉清最后还是没能完成学业,以至于看重刘汉清的一位女教授落泪称:他钻研学术,却因此未能毕业。

在离开大学之后,刘汉清回到了家乡,却未曾放弃自己的学术研究,村里为其申请了特别的低保户,似乎这个曾经让乡里人人羡慕的高材生,却成为了知识无用论的事实证明。

刘汉清的母亲刘加红表示理解儿子,而时隔多年,曾帮刘汉清找工作的领导即便是已经退休,也没有忘记刘汉清,还特意为其送去全新的台式电脑,并告诉刘汉清,“关于数论,你可以再钻下去,也可以放弃,没有人会责怪。”

而这位老领导之所以这么做,他觉得:“此类研究成功概率很小,但我帮助他并没有以结果为导向。就像是冠军只有一个,却依旧有那么多人去努力。”

或许,正如这位老领导所说的那样,学术上有许多人在努力,但是出成绩的人却是极少数人,但是并不意味着那些没有成功的天才,就没有任何价值。

在学术上,即便是走了一条错的路,那也并非没有价值,至少可以让后来的研究者少走一条弯路,而正是因为这样的积累,才诞生了一个集幸运于一身的成功者。

刘汉清的第1篇也是唯一一篇数论研究论文,在1989年写成,还请留美的同学陈国营帮忙译成英文,表在了网上,然而该论文回复者寥寥无几,其中一位是芬兰的工程师,对刘汉清论证过程提出疑问。

然而,刘汉清的朋友翟明并不满意,去找了中国农业大学数学系教授潘承彪,几天后,潘教授就将论文退回,并提出“第5页有一处没有论证清楚”。虽然刘汉清研究成果,没有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但是其坚韧不拔的科研精神依然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因为他对数学的痴狂,对学术的不懈追求。

没有谁怀疑刘汉清的智商,更没有怀疑他的努力,只是天才未必都能成功,学术也离不开像刘汉清这样不懈追求者。他们或许没有取得成功,但是在学术上却是必不可少的一分子,这样的人才也应该给予基本的尊严保障。尤其是那些难易出成绩的领域,更需要那些不计成败而努力的学术追求者。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网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信息传播作用,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5816929@qq.com。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